2017年10月9日

生態池邊的烏桕樹


生態池邊的烏桕樹
寶虹水彩紙 300g 38 x 27 cm 粗紋 8K
水彩寫生

昨日帶四開調色盤畫八開,今日用八開畫八開,相較之下四開畫八開雖然快速,但頗有小畫大畫的感覺。

前陣子換了調色盤,因為貪圖輕便,用小調色盤畫大畫,筆觸太瑣碎,畫面也太乾,墨色太焦。畫了許久,經常失敗,才發現鋁製調色盤太陽下顏料乾得很快,調好的濃度很快就改變了,不像塑膠保濕水彩盒,顏色雖少,太陽下水份蒸發速度慢。

後來決定因應不同畫面使用不同鋁製調色盤。一口氣從26色買到35色,結果證明26色畫16開最好,30色畫8開,35色畫4開調色水份控制相對匹配多了。這些問題比較會因為寫生速度上的要求而產生,在家中畫畫有很多時間來調色和控水,甚至用碟子及梅花盤來輔助,即便調色盤不大也不成問題。

鋁製調色盤的好處是顏料不發霉,但顏料乾了之後如同塊裝水彩,沒有足夠的水稀釋夠濃度的量,常常會失敗,小調色盤用水量大化開乾涸的顏料塗在大畫紙上時,往往顏料太薄,當大調色盤顏色化開塗在小畫紙上,顏色又往往太厚。即便相同水份和比例,但因為紙張的大小而使顏色的明度在視覺上有所不同。

最近看到一位水彩老師的心得中寫,「不要小畫大畫,反之亦然。」這句話讓我若有省思。

昨日備了大筆和三十五色大調色盤出門,本以為可用大筆和大調色盤快速畫出小畫效果,但畫完後,卻發現畫面很空洞。

大畫面應該有更多的細節和筆觸感,不適合用小畫的畫法來呈現,在FB上沒有大小畫之分,網路給的畫面大小都一樣,小畫大畫甚至很吃香,於是很多人畫很小的畫面,在其中細刻,不說明尺吋,會覺得很精美。但在真實作品呈現時,小畫細刻過於繁瑣,大畫沒有細節,也流於空洞。適當的畫面大小應讓適當的繪畫語言來表述。

后記:

今天體會一件事,陽光下的中景樹群可以黃綠為底色,在其中以半圖形藍或綠做暗面,中景群山亦同;遠景樹群或群山可以藍色舖色,在其上加入綠或黃。因底色和疊色順序改變,兩個區塊在光感和視覺上有所不同,近景樹群偏暖,可用褐或赭或暗綠來舖底,其上疊入冷綠和暖黃。


2017年10月6日

新店青潭堰


新店青潭堰
寶虹水彩紙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雲朵大片大片在天上橫著走,陽光從雲隙穿過,光線偏橘,大地的綠色在秋至之後逐漸轉為土綠,偏黃的光色把綠色照得更飽滿。

走在小粗坑產道,山壁很高,遮蔽了後方陽光,眼前綠色偏藍,視線穿透樹蔭,秋香綠的溪水,在眼下迤邐而過,沒有一絲波紋。細看會發現山的倒影和天空的雲朵靜臥其上。

溪畔一方空地有兩個坐著的釣客,談話聲音傳過溪面,迴盪在山谷,後方灣潭山,錐狀的山形有些笨拙,但也算水岸人家的屏障。村落依山傍水,門前有小河,後面有山坡是這最美的風景寫照。

用幾合形來分割畫面,標註大幾合形狀,不添加細節。畫面比例分割好後就先打上一層清水讓紙膠化開,顏色比較吃得住。雲隙間填入藍色後再用筆把軟硬邊區分一下,夏天的天空是漸層的藍,冬天的天空只有灰色的雲,所以很少用這樣方式畫白雲和藍天。

前景加了些雜樹剪影,讓畫面有種窺探的感覺,右半邊遮蔽的三角阻擋了視線,破壞了原本平行線的安定。視線被迫避開前景阻礙而從左方穿透,正好看到對岸河灘釣魚人物的高明度區塊,再看到左後方樓房,最後移動到右後方偏藍的遠山。




2017年10月5日

烏雲下的房子


烏雲下的房子
寶虹水彩紙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塞尚聖維克多山畫作,幾合造型的房子和塊狀的岩石及螺旋狀的樹枝是他精心設計過的,看了實景照會發現山的量體很寬,但塞尚卻嚐試用正方形畫面來構圖。他把原本近於四方形的山改造為三角形以符合正方形畫面的需求。

塞尚的畫面常常沒有一條線和畫框平行,但整體畫面平衡感、光感、色感、量感都很好,光感是塞尚較弱的部份,因他大量用黑色來分割畫面,但相對物體的質感和色感卻有很好的表現。

前期印象派的光感很好,後期印象派只有點描派秀拉和希涅克光感較好,畢沙羅有些實驗性的點描畫作也有很好光感表現。

但光感的表現偏重於光色和陰影色,固有色和物件本質的表現卻很弱,量感也不足,色感也比不上後期印派畫家。

梵谷的畫作色感很好,後來野獸派的色彩承襲於後期印象派的風格,特別是偏向固有色的表現。

我喜歡畫大景,對於統一光色這件事有很大的挑戰和樂趣,建築在風景中的幾合一直是我所避免的題材,建築容易有消點和透視的產生,而我想讓畫面呈現正面,不強調透視,偏向橫向水平安定的畫面構圖。表現構圖簡約,但卻讓人專注於光色變化和水平線上的內容物。

今天採中景構圖,在其中加入建築及不安的傾斜,遠景用三條不同斜線平衡,相對中景是較安定的平行線,整個畫面被不同的斜線分割成很多塊。

這樣的構想來自觀看塞尚畫作之後,之前畫了很多街景,後來我討厭單點透視放射畫面,整張畫缺少穩定空間感,只有指向功能,焦點一下就走到端景,看似空間很好,但少了觀賞者在畫面不同角落來回遊走視點設計。

後來我改走偏向沒有透視的橫向構圖,利用物件設計讓觀者視覺遊走。這種畫面必須放棄對實景的還原,更多來自平面設計,追求畫面平衡和協調遠大於如實描繪風景。

最早我喜歡用濁色來畫風景,那時我寫生不夠,看不見色彩冷暖,只能用灰調明暗來產生物件對比,灰調子很耐看,給人一種沉穩的感覺,但光感不足,比較像是灰階素描,缺少色彩,且冷暖不分,只有明黑暗的強弱感,光感只有在逆光時較明顯,順光或側光時都是用明暗素描的方法逼出來的。

後來我改用純色來畫,利用色彩冷暖的空間性創造空間感,這時我更可大量使用水平線的橫向構圖,不用線條來建構空間深度,景深部份我全交給色彩去表現。純色讓觀者有更接近現場的生動感,也可利用色彩來傳遞情緒。

去了東引之後,因為畫岩石讓我有了新的想法,利用一部份濁色表現非重要的部份,即便遠景的天空也可用冷暖灰來傳達另一種不同的情緒。用純色來畫焦點及想要強調的部份。畫面的色彩變得不那麼生豔,相對沉穩卻不單調。這種方法在量感和色彩及光感上有了折衷的表現。


2017年10月3日

戴花頭巾的女子


戴花頭巾的女子
8K 寶虹水彩紙 300g 38 x 27 cm 中粗紋
水彩寫生

去了羅浮宮之後,又激起我對古典繪畫的嚮往,想換個方式畫人物肖像,從小稿到鉛筆稿就用掉了一小時,之後用冷灰打底和暖膚色薄塗又用掉一小時,最後再花兩小時來畫陰影、頭巾、衣著及臉部五官立體膚色。

透明水彩有很棒的光感,只有薄塗時才能表現這種光感,國畫式濃墨和骨法雖色感強烈,量感也足,但光感會不見,多半以留白來加大反差,逼出光感,這種光感不自然,和人類視覺經驗不符,這是國畫水彩和西畫水彩在人物表現不同的地方。

柳毅的芭蕾舞者連鉛筆線都不用,讓皮膚的表面透著一層光感。關維興在薄塗時只用羊毛大排筆為了求得更薄的水彩及無硬邊畫面,其後堆疊也一直維持濕中濕,確保光感不消失。

高明度的肖像或人物水彩畫有別於水彩風景和靜物,這些都可用骨法及濃墨渲染表現出量感和色感,特別是靜物量感和色感可以重一點,畫面不至於太單調。

國畫的骨法令西方人驚豔,但在東方,許多人用國畫的畫法來畫水彩,作品看起來相似度都很高如同近親繁殖,在東方水墨水彩不分是常見的。

西方人稱筆為Brush,是我們的刷子,他們不會用骨法來表現人物,因為他們只會用刷的,不同的刷子,會因著畫家個人特質而產生不同的人物特性。

看國外畫家人物畫,覺得千變萬化,沒有套路,令人驚豔。而東方人畫的樹、人物、山、石及花草幾乎都借用國畫骨法,硬套出來的路數。這樣扼殺了創作的多元性, 使得國畫的格局過去一直不大,直到近年才因西畫的影響而有所變化和擴展。

我畫肖像水彩常常邊畫邊洗,外人看不懂,其實是為了維持軟邊和硬邊不同的特性,喜歡用骨法的人,畫面中人物硬邊和硬線太多,畫面花而雜,為了加重對比和量感,一次性的濃墨也破壞光感使人物顏色太生太豔,這都是常見水彩人物的敗筆。

看柳毅和關維興在濕中濕裡作畫好像很容易,但其實要畫出淡淡的高明度水彩肖像或人物的難度,遠非一般人所理解,即便是有油畫和水彩疊色技巧的人,也會在濕中濕的水彩畫法中感到極大的挫敗。

人物肖像寫生一直是我繪畫中的最後一塊拼圖,決心慢慢畫水彩來精實這一塊,相信一年後再回頭就會看到成長。這張肖像花了四小時,是我畫最久的一張人物肖像,但不管色感、量感和光感,都已朝著我嚮往的方向前進,表示過去我想用骨法快速完成肖像是不實際的,唯有改變方式和不停嚐試才能找到新的方向。

2017年10月2日

花蓮一日寫生


七星潭海邊
寶虹水彩紙 300g 52 x 36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中午12點半出門,開車到南澳新站,停車後接蘇澳往花蓮的復興號,1點49出發,到花蓮3點05分,出站後在車外租了150cc機車,先去加油再去公正街吃包子,肚子填飽後入住福州街民宿。東西放了騎車往七星潭寫生,本來還想找景的,但看到已有兩位畫家在海邊寫生,就直接在他們前方二十公尺找一方邊坡,展開畫具抓緊時間寫生。

四點半之後天黑的很快,幾乎抓不住山的明暗變化,本來天地都很亮的對比,一下變得都很暗,加重了天地又覺得畫面太平,只好再加深一次山的顏色,還好海水和沙灘的明度沒有掉下去,不然水彩就救不回來了。畫完天已黑,趕快拍了照離開。

晚上本來要去鵝肉先生用餐,但因大陸十一長假,人滿為患,只好去中正路看看有沒有其他吃的。剛好經過NET在打折,因隨興出遊,出門前本以為只到宜蘭,一不小心跑到花蓮,明日的衣服都沒帶,就順便進去買了一件T恤。

買完衣服時間已晚,就去對面吃來成排骨麵。這間也是老店,開在鬧區,上下兩層,坐位很多,過了吃飯時間都很容易找到位子。


花蓮三棧溪
寶虹水彩紙 300g 52 x 36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隔日一早起來,在飯店用完早餐後,九點退房即往太魯閣附近的三棧溪。上次和Russell一起來時,他本來要帶我來這裡露營,但那晚下雨,只好去住民宿,之後北返途中,他又帶我來此繞了一下,被高山環抱的形勢所震撼,心想之後一定要再來寫生。

畫山村大景最好的位子是在橋上面對山谷的方向,但橋上有車輛通行,不方便作畫;溪中石塊也很美,就下到溪床,坐在乾涸的石灘上寫生。

東引寫生時,我發現打傘寫生是一種很好的方法,只要順光或側光的風景,人背對著太陽把傘斜撐在肩上就會剛好遮住畫布和頭頂的陽光。

打傘很適合畫早上十點到中午十一點半及下午一點半到三點的風景,這時太陽在正上方,陰影最少角度偏移也最小,光線充足,物件固有色強烈,光色明顯,陰影色冷暖反差也大。

畫的過程中來了許多香港和陸客團,也有些自由行旅客,大家撈起褲管下水泡腳。水中小魚只要看到人腳,就會啄腳皮。不怕人的小魚和清澈的溪水是這裡最大的特色。

回程在花蓮市家咖哩總店用餐,這裡本來是花蓮漁業株式會社舊址,如今成為咖啡廳、餐廳、手工肥皂及藝品店共同經營的文創基地,主要以餐廳和咖啡廳為營收來源,文創業收入不足以支付場地開銷,只是相互共生的一種概念。

用餐後喝了咖啡,再去吃無霸焦糖包心粉圓,吃完搭三點的火車返回蘇澳新站,約四點二十到蘇澳,過雪隧剛好五點,五點半即回到家。

兩天一夜隨興行程開銷不大,不算餐飲費,如兩人平攤,平均一人交通費約500,住宿費約600元,加上吃的大約在1500元左右。很適合臨時出發往花東寫生的行程。

2017年9月30日

水彩速記


卯澳漁村
寶虹水彩紙 300g 38 x 26 cm 粗紋 8K
水彩寫生

卯澳和馬崗都位在三貂角,火車離開福隆後經草嶺隧道直接從宜蘭石城出來,這兩個村落就被世人遺忘了。卯澳躲在岬灣深處,公路從其後山坡蜿蜒而過,如果不是刻意往村裡走,很容易忽略她。

卯澳村落之後為387米的荖蘭山,從福隆方向展望山頂有一紅色拱南宮是靈鷲山無生道場。而其背面山下就是卯澳。

澳這個字在全台只有東北角最常見,但東引海邊幾乎都是灣澳。而中國則以閩江口溫州一帶的地形上最多灣澳。雖然無法查證這個字和唐山移民之間的關係,但由地緣關係來看,台灣北部早年應該有許多福州長樂的移民。


梗枋岩堵
寶虹水彩紙 300g 38 x 26 cm 粗紋 8K
水彩寫生

去完東引之後一直很懷念礁石地形,才剛有點上手就又要回來了,不甘心的我跑去宜蘭海邊畫礁石,相較東引多變詭譎的岬灣海島,宜蘭的蝕地形沒有那麼瑰麗,以乎被馴化之後的岩石。

我在人物點景上加強了一點,這麼單調又不夠壯觀的風景中,放具像的人物,其實間接把主角由自然風景轉移為故事性活動記錄。

真正美的風景是不需要人物來點綴的,大自然會用他的方式詮釋美。畫家只要盡所能的還原大自然的美即可。



水黃皮
寶虹水彩紙 300g 26 x 18 cm 粗紋 16K
水彩速記


城市裡的水黃皮最近開花了,粉紅帶紫色的小花落了一地。水黃皮和茄苳一直是台北重要的行道樹,主要其葉子為革質,很吸附灰塵,能耐寒,冬天也不落葉。他的花很美,花期很短。



Daily Sketches
228公園寫生的人
Chronicle Books Journal 20 x 15 cm
水彩速寫

中午去蜂大買咖啡,經過228公園看到老師帶著學生在公園畫油畫,我在其後方速寫了中午公圖在樹影之下斑駁點點的影。一位中年婦女在旁看我畫,我很快就畫完了,她也目睹了這個過程,她問我可不可以拍照,我說沒問題,她輕輕的說,本來今日心情不好出來走走,看到我畫畫的過程,覺得心情整個都好了起來,沒錯,心情不好就畫畫,畫畫本來就是最好的療癒。

2017年9月28日

東引寫生四天三夜


西引東澳芙蓉礁
寶虹水彩紙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臨時決定去東引,月初來此因不熟行程,南竿搭船浪費了許多時間,剩下半天在細雨中畫了東湧燈塔,最後心中帶著遺憾離開。

這次改由基隆乘台馬之星來此,在船上睡了一覺,到達中柱港已六點天亮。

入住邊辰民宿後放下東西即往 7-11買了咖啡早餐,帶著早餐走上山坡。

早上的濕度很高,海面灰藍色,但太陽照在西引很耀眼。岬灣有塊突出於海中的礁石,名子很美,叫芙蓉礁,被太陽照得如珍珠般潔白。

我不貪快也不貪多,只希望能在此享受秋天早晨海島上的陽光和空氣。

島上遊客少了,釣魚的人多了 。更可感受到島民的生活。村裡的擴音器村長廣播著,和我所住的社區一樣。唯一不同是那聲音似乎一直在大海上迴蕩著。


東引中柱島
寶虹水彩紙 300g 25 x 17 cm 粗紋 16K
水彩速記

到東引船尚未靠岸就會望見海上如珍珠的一串島嶼,其中有一條長堤連接著,長堤中央有一米黃色的城堡,其上有一中式涼亭。

這個景致和中柱港三個非常軍事標語的大字,會成為未來對東引抹不去的記憶。

早上畫完了畫,回民宿整理一下,換了走路的輕裝,帶著16開的小水彩出門散步。散步最大的好處是可以和自己心中的另一個自己對話。

我問自己想要怎樣的方式在島上生活,我也問自己,如果只用走路的一天去一個地方或不畫畫只單純的欣賞這片海景如何?

這次我沒有租摩拖車,走累了就停下來坐在路旁,想拿起本子畫畫或坐著喝水都可以。早上我走到北海坑道,回程我在中清路的下坡看到停在港邊的台馬輪,她要停到明早,再返航到南竿。

我一直以為只有台馬之星可以從東引到南竿,所以搭先東後馬的船來了島上要住兩天等下一班台馬之星才能往馬祖。

原來還有台馬輪和台馬之星交錯往返,所以其實只要住一晚隔天一早就能去到南竿。弄清楚馬祖和東引之間交通的方法對我來說太好了,下次我可搭夜船來住一天之後,再去探索不曾去過的東莒。


西引東澳海蝕門
寶虹水彩紙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回到民宿洗澡洗衣之後,下午三點半再往西引東澳沙灘。

東澳沙灘離民宿三公里,慢慢走大約45分鐘可以到,我一路拍照一路察看,經過中柱堤時,中央有一 感恩亭,亭內有尊很大的經國先生銅像,長堤是他下令修建的,當年西引要靠運補船,冬天海相不佳,有時十幾天才有船運補,島上軍民經常要靠罐頭為生。

下午風很大,帽子幾乎戴不住,一直被風吹掉,冬天這裡風更大,氣溫只有3度,不會有人想來這裡,到時就是全島放假的時刻。島上除了有產業的人,大概都會返回本島過冬。

東澳是上次遺漏的一個點,這裡是東引唯一可以游泳的石礫灘,天然海蝕景觀很壯觀,海蝕門最為奇偉。

畫完天已黑,西引中清路上整條路沒有路燈,但彩霞很美,落在一百高地後方的海平面上,如撕裂的棉帛,燒紅炭火般。

我慢慢的走著,口中啍著歌,台馬輪停在港中過夜,船上燈火通明,映在拍打著長堤的浪花上。中誠門上方那尊立著國旗的戰士,兀自迎著風,頂著風中的國旗,天空中悄悄掛起了一眉彎彎的上弦月。


東引樂華村
寶虹水彩紙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一早民宿老闆林先生為我準備了兩個包子和一罐奶茶出門寫生。

走在東引最熱鬧的樂華村,上坡路很費力。馬祖的路沒有一條是之字形盤山而建,幾乎都是直上直下。大路旁的住家則想方法整平自家的地基,出入家門利用階梯來和路面相接,停在家門的車也要小心滑落山坡。

樂華村是個現代化的村落,當初只有幾戶人家,由忠誠門一路拾階而上,仍可看到幾戶石頭老宅。

冷戰時期國軍在附近造營舍,漸漸形成今日聚落。住戶多半沒有房地契,房產都屬軍方,只能算借住軍舍,戰時準備撤回台灣,所以這裡的居民反而在台灣都有置產。

村子下方為中柱港,也是個人工港,初由蛙人海龍部隊不分晝夜將海底整平,再由島上陸軍將預鑄水泥塊沈入港中,沒有沙子的東引,阿兵哥半夜退潮時就集合帶臉盆去海中掏沙。

由村落往下望很美,蔚藍的大海,青色和黃赭色的西引島礁,台馬輪橘色船身優雅的在港中迴旋,然後緩緩離開。

島上一切的美麗,都是血汗的交織,如同過了中柱堤往西引路上,花崗石斗大的紅字寫著「人定勝天」。


西引芙蓉礁及北固礁
寶虹水彩紙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東引古稱東湧,因船至此處海域最深,湧浪轉大而得名。閩北語稱浪為湧,發音為「引 」,民國45年改島名為東引。

芙蓉礁因島上有海芙蓉而得名,北固礁為國之北彊外突出的小島,漲潮時淹沒於海中,退潮時才看得見,今日有幸得見其盧山真面目。

東引是馬祖唯一沒有沙岸的島嶼,因浪大,海蝕為岬灣、岬角、海蝕溝、海蝕洞、海蝕門、海蝕柱不同形式,特殊地形使東引海域漁類豐富,適合釣魚,也適合海岸寫生。

島上計程車單點叫價,樂華村到東引燈塔單去120到150元不等,來回約300元,如多點乘車往往千元以上,單日包車會比較划算。

騎機車是最好的遊島方式,租機車單日500,半日400,含油。

釣客多半多日行程,會由本島隨船載機車過來,機車運費單程450元,來回900元,來島上超過兩天,自己載機車來比較划算。

我待兩天已走完靠近樂華村附近各景點,明天想租一台機車去東西引極東和極西兩點寫生,走了兩天上下坡,膝蓋有點痛,腳指也磨出水泡,但能仔細觀看島上所有風景,心靈上卻很充實。


東引大紫澳
寶虹水彩紙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在島上生活,不用看電視。夜裡港口總是停泊著過夜的大船。我買了啤酒,坐在半山腰上涼亭,吹著海風享受夜晚沁涼如水的夜色。

尚未月圓,上弦月已能微微照亮海面,粼粼波光和微弱星光對應於船上燈火通明的甲板 。港口中歌舞昇平的喧鬧燈火,如夜裡的野台戲,不過是汪洋大海中蕞爾小島上的微弱燈光,在港灣之外,依舊是無邊無際的漆黑。

早上依然早起,在風中畫了二重山及岬角入海的老鼠沙石林。

東引指揮部位於二重山上,著名的安東坑道位於山內。二重山雖不是最高,但相對腹地較大,指揮所對面有軍史館,可俯瞰西引和東引,山頂有面大旗,有時掛黃旗有時掛紅旗,對面南澳山也有相同的大旗,本來猜想是指引船隻出入港的號誌旗,後來問人才知是指示東引各部隊是否可以操練的溫度標準旗。


西引后澳山下海蝕柱
寶虹水彩紙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回想月初匆匆來東引,其實只去了燈塔和國之北彊。

要想深度旅遊,沒有住上兩夜是不夠的。

下午來到國之北彊步道入口處的一個神秘海灣。海中有一尖銳如刀鋒的海蝕柱,倒插海中。另一側山壁上有兩個海蝕洞穴,此處風景奇偉瑰麗,遊客罕至之處,但因為要走下約10層樓高的階梯,一般人多半不會下到此處。

安東坑道亦是如此,幾乎45度下降100米,我之前在南竿看了大漢坑道,覺得不用再下100米看坑道,這次下去看了才知真是太美了,不但坑道的高度和寬度是大漢坑道的一倍且坑道裡看出去的海景也奇美無比。

北宋王安石在遊褒禪山記曾說,夫夷以近,則遊者眾;險以遠,則至者少。而世之奇偉、瑰怪非常之觀,常在於險遠,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有志矣,不隨以止也,然力不足者,亦不能至也。


東引中柱碼頭
寶虹水彩紙 300g 26x 18 cm 粗紋 16K
水彩寫生

即將離開這小小碼頭,小小島嶼,島上渡過三天,心靈也洗滌乾淨了,可以重新承載生命的重量。


東引南澳安寧廟
寶虹水彩紙 300g 26 x 18 cm 粗紋 16K
水彩速記

等12點半的台馬之星,10點15就來到碼頭,空無一人,速記遠方中柱堤邊的安寧廟。

延伸閱讀-- 馬祖東引 Day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