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1日

宜蘭寫生遊記



宜蘭陳氏鑑湖堂登瀛書院
山度士水彩紙 300g 54 x 37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自從上星期買了一頂快速帳篷, 我打算先去北部近郊住一晚 ,出發前預約了福隆營地,但對方電話中希望我早點到好方便紮營。我因去宜蘭陳氏鑑湖堂寫生,趕去福隆已晚,所以臨時取消,在海邊找一可停靠處露宿。

陳氏鑑湖堂是宜蘭最大的家廟,設有登瀛書院。來自福建漳州漳浦的楊士芳, 其故居在進士路,宜蘭首位進士就出自此書院。

書院附近阡陌良田、落羽松林、紅瓦厝、池塘、小徑、檳榔樹、遠山山脈....都是台灣田野的代表題材。

下午陽光和煦,我在樹下邊曬太陽邊寫生。有位先生看我畫畫,我問他寫不寫生,他說他畫水墨,他說,每星期六早上蘭陽美術學會都來此寫生。

傍晚沿海線北返,在頭城用餐,到大溪全家便利店買了些宵夜零食,往石城附近海邊露營。夜裡海潮聲很大,幾乎和公路旁開過的車子一樣大聲。帳棚只能遮蔽,不能阻絕聲音和風吹進帳內。

夜裡看見獵戶座,天空很晴朗,夜裡的雲很美,這在高樓林立的都市已看不到了,小時侯沒有月亮但晴朗的天氣,夜晚抬頭常看見這樣的景象。東南方11點方向獵戶座皮帶上三顆鑽石閃閃發亮。




三貂角遠眺望貢寮龍洞
Arches Watercolour paper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渾渾噩噩睡了一夜,夜裡夢見當兵時一位住宜蘭羅東的同袍,兩點被大車經過吵醒,玩了一會手機又接著睡到5點45,帳篷外有摩托車聲音,早起海釣的人此時多已就位。我睜開眼,帳篷內變得很明亮。探出頭,一台卡車停在車道上,司機彷彿停留觀賞日出,太陽此時尚未昇起,東方海上一片魚肚白。我抓起手機,趕快拍照,此時太陽從東北方三貂角方向冉冉昇起,如鹹蛋黃般,接著躲入雲層裡,待再出現時,如阿波羅金色馬車的輪輻,向海面射出萬仗光芒。

收拾好行理和帳棚,在公廁刷牙洗臉,煮水沖咖啡和泡麵。光線此時變得柔和,我邊吃早餐邊拿出速寫本畫下昨夜露宿點海岸的三個不同方向。約八點半,離開石城往福隆出發。

往福隆一路上都停著轎車,釣客都已佔好位子,東北角是台灣磯釣區,釣客天亮開始釣,釣到七八點太陽大了就收杆。

三貂角往北最突出處有個碉堡,漆成白色,成為腳踏車補給和上廁所之處。此處往北遠眺貢寮和龍洞海岸線,是台灣東北和東部的轉折點。

在此停車,見到前方卯澳福連國小和後方龍洞灣在雲隙光照之中很明亮,但腳下海岸線卻在陰影下一片漆黑。此處是描寫貢寮海岸線和陽光下蔚藍色東海的最佳地點。

回程在福隆吃了一個火車便當,經十分、平溪、石碇回到台北,結束兩天一夜寫生之旅。



石城北眺的日出
Moleskine Watercolour Album 14 x 9 cm


石城東眺的日出
Moleskine Watercolour Album 24 x 9 cm


石城南眺的日出
Moleskine Watercolour Album 24 x 9 cm

2018年3月7日

寫生雜記


竹子湖櫻花滿開的露天咖啡座
山度士水彩紙 300g 54 x 37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竹子湖警察局外至湖田國小道路兩側是櫻花最盛開的區域,也是遠眺淡水河視野最佳處,趁著北部最後一天好天氣,兩對新人,站在櫻花樹下拍婚紗照,陽光下,白紗長裙映著花朵和草地的色彩。

櫻花長在山坡上,黝黑的枝椏,綻放著嫣紅的花朵,一年一次的陽明山花季,由山櫻揭開序曲。

警局旁有間小商店,下午陽光好,老闆撐起陽傘,在庭院擺放桌椅,如果不急著下山,可在此享用咖啡,欣賞大屯山和山下迤邐而行的淡水河。


竹子湖海芋
Arches Watercolour paper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星期六下午去陽明山竹子湖,看到警察局外櫻花盛開,恰逢朋友們相約喝春酒,我就借花獻佛,提議去竹子湖吃飯寫生。

這季節海芋花開,山中雲霧蒸騰,遠山忽明忽滅,竹子湖充滿了神秘色彩,我們在海芋田旁餐廳寫生,之後直接在餐廳用餐。

離開時順便帶了一包陽明山桶柑,七顆一百元。


南雅漁港
山度士水彩紙 300g 54 x 37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去年此刻,吾母臨終前夕,老姐兼程返家見最終一面。那夜我守候到兩點,老姐睡醒後,換她守著母親,隔日早上十點母親辭世。

這一年夢到吾母三次,一生重來沒有這麼短時間內夢過家人這麼多次,夢中她總是辛苦萬分,一次是痰拍不出來,另一次廁所上不出來,但最終化險為夷。夢中的我焦頭爛額,為母擔憂又為她難過。

回想母親最後一年的日子,實再太辛苦了,她走了,雖心有不捨,但其實是上天最好的安排。

今日我去瑞芳台北聖城看她,和她說了許多話,心中也有些釋放和安慰。回想過往,雖然放棄了事業,但這些年的陪伴,實在是值得的。

人沒了形體,對活著認識的人來說,精神和回憶還是在的,看著她的骨灰罈和她說話,這單向的對話雖得不到回答,但似乎覺得她其實聽到了,在和上帝之間的祈禱也是如此感覺。

如果靈魂存在宇宙中,那麼肉身就是靈魂的載體。什麼樣的緣份,讓父母和子女這不同的靈魂如此迫切需要以肉身來觸碰擁抱並照顧彼此的靈魂。看過紅樓夢,我有這種體會,絳珠草和石頭之間,是那種無法碰觸的靈魂餵養。他們來世是為了用有形之物報答那無形之情。

我們來到這世上,也許真得只是為了太想在物質組成的世界中,觸碰彼此,哪怕一個眼神也好,然後緊緊的抱在一起。

看完父母後,我從瑞芳來到南雅漁港,下午,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下起大雨,我躲在安檢所旁屋簷下,遇上今年的春雷,吾母祭日恰逢時序驚蟄,大地萬物在雷聲中甦醒。


景美溪遠眺猴山岳
山度士水彩紙 300g 54 x 37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順著木柵路五段往動物園方向行走,景美溪由深坑流經兩個河灣,溪水一路切穿了魚衡山和象頭埔山,在動物園山前轉趨平緩,兩岸山岬被切割成高低不一的地塹,左岸低,右岸高,溪水不捨晝夜流經木柵景美,沖積出狹長的河岸埔地,先民沿溪而行,由景美萬盛乘小船上行至深坑,開啟製樟種茶的墾荒史,溪右岸是漢人聚落,溪左則是採樟伐木之山地,山頂設有腦寮及瞭望台,以此與泰雅族曲尺部落相據守。

我順著山丘往下找尋可望穿密林的缺口,一路上剛有人砍伐過茂密的雜林,倒在路旁的枝椏滲出如血般的汁液,我第一次看到血桐滲血的樣子,太逼真了,如同磨破膝蓋手肘時傷口滲出的血液般。

劉老師說,山水畫不等於風景畫,畫山水是一種形而上的思想繪畫,想法重於實際,對天地的崇高有種敬畏之心。我覺得我是屬於喜歡山水勝於風景之人,一直以來我都淡薄名利。他說山水畫以天地為出發點,風景或人物是以個人為出發點。我想,我其實不是在畫山水,是想躲在山水之中,把自己隱藏在畫面之外。

2018年3月6日

戴唇釘的女子



個性女孩
寶虹水彩紙 300g 38 x 27 cm 中粗紋 8K
水彩寫生

女孩很酷,不太愛說話,從頭到尾沒聽她說過幾句話,身高170cm,從屏東來台北工作,我們喝紅酒,請她一起喝,她告訴我們她酒量很好,和男朋友吵架她會揍男朋友,聽完大家都笑了。畫完請她一起去吃東西,她也跟著去,但仍然不講話。她耳朵打了兩個耳洞,唇下穿了唇釘,穿著一身黑衣,她說只有黑色的衣服。雖然很酷,但仍是個可愛的女孩,她的襪子露了餡,白襪上有顆鮮紅的愛心圖案。酷對微胖女孩來說是種保護色,在這年紀,誰沒有一顆少女心呢?



戴唇釘的女子
寶虹水彩紙 300g 54 x 38 cm 中粗紋 4K
水彩寫生

2018年3月2日

南下白河



竹北新月沙灘日落
Arches Watercolour paper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下午收了東西就出門, 臺北還下著雨, 本來要沿著海線走,後來改走國道1號,在湖口轉入台1線往南寮。明新科技大學旁轉入鄉道,這條小路過年回台北時曾不小心闖入,發現附近水田很美。

我想去台南白河寫生,聽說那兒的油菜花開了。 但我卻沒有設定什麼時候要到。 打算慢慢開, 開到哪算哪裡, 我在車上堆放了睡袋睡墊還有枕頭, 打算睡在車上節省住宿費。 如果省去住宿費用,那麼多畫幾天也沒壓力。 4點半來到竹北新月沙灘。 夕陽一直指引著我,沒有目的地和方向,只看哪邊沒下雨就往哪行。 那雲夕間的陽光,在湖口和我第一次相遇。我隨她來到海邊,夕陽很漂亮, 鹹蛋黃般的太陽正緩緩落入大海, 天空是橘色黃色和藍紫色的組合,沙灘是赭色丶褐色和深藍色,天空的雨剛停,地面沙灘都還濕的。

沙灘上本來有許多人在散步, 待我畫完,月亮已出來,人兒也散了。 今天的月亮很圓在海邊看到的月亮特別大也特別亮。 我不曾這麼晚還待在海邊沙灘,海水在月光照射下特別柔美。 海平線剩一抹橘紅色殘影,太陽揮別一日的辛勞,沈入海中。

離開海邊卻還沒有想到要去的地方, 我在南寮附近加油, 7-ELEVEN海天門市吃晚飯, 花了點時間把畫拍照上傳, 寫了些關於今天行程的日誌。 此時此刻還不確定要往南續走還是隨便找個路邊在車上先睡一覺,這輩子都還沒睡過車上,有點擔心人太長睡不下。

9點南下高美濕地,約10點半到,花了很長時間把床位喬好, 人太長車太短,主要是高低落差大,我把能墊的能塞的都用上了,用盡方法做了一個狗窩,勉強可已棲息。這時已晚上11點半,我拿出預備的泡麵,煮一壺水沖泡麵。

公園外此時機車穿梭著,深夜飆車少年在外遊蕩。我小心把燈火熄滅,以免吸引他們。約12點機車呼嘯離開,我去公廁洗臉刷牙, 躲進被窩裡。

夜裡只睡了1個小時, 狗窩實在容不下我這一米九的大漢, 主要是一夜都在和蚊子搏鬥,數隻蚊子輪番攻擊,無一刻得以安寧,只好起來整理行李。 早上5點,前往濕地拍下月亮沈入海裡的頃刻。落海前月亮是橘紅色,月落時分是5點30, 日出是6點20,月亮和太陽並沒有彼此交接,逕自離開。




台中高美濕地觀日出
Arches Watercolour paper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早上天快亮時苗栗卓蘭鎮山後的雪山山脈一片金光,漆黑之中,山稜線好似鑲了金邊的雲彩。

大約六點停車場已停放一台白色轎車, 想再睡一下但眼睜睜看著山的顏色從靛青色轉為群青,山後金色亦轉為橘紅色。

我急忙拖著畫袋衝出去,就在停車場旁空地架起畫架,太陽已從山後射出萬丈金光,天空明亮的速度飛快,容不得我思考,只能奮筆疾馳。

畫完天空和遠山,前景已從一片藍色轉為逆光中的焦茶色,剩下水田和溝渠的反光,如鏡般映著天光。

昨夜我第一次清楚在海邊看到北斗七星,也找到北極星,2006年第一次看到天蠍座時和今日一樣興奮,但那年是在面向東方的南澳沙灘。

昨日雖一夜未眠,但換來和天地宇宙共處一方的奇妙經驗,覺得人雖渺小,卻不寂寥,整個宇宙如此精彩熱鬧。



池畔紅葉烏臼
Arches Watercolour paper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台南後壁小南海風景區是我過年來嘉義時最想寫生的一個景點,春天的某個瞬間,這裡隱藏著蠢蠢欲動,即將爆發的能量。

那湖畔枯槁的苦楝,當時枝椏上正長出絨毛般的灰綠嫩葉,元宵未至,再看之時,葉已扶蘇,細碎的紫色花朵如雪般覆蓋著樹冠。

昨日思念的桃花,粉黛依舊,如今覆上鮮綠的新衣,不再只是初春赤裸嬌羞的模樣,成了風情萬種的美人,難怪桃花總是多情。

那一頭火紅長髮的俏麗烏臼,已悄悄換了髮色,不像剛染紅髮時那般花枝招展,引人注目。我為她當年的熱情所拜服,千里迢迢來看她,她已不再是那個愛做夢的女孩,收斂起昨日燦爛的笑容,束起長髮,踏實的過著日子。

這一切都在改變中,氣溫、濕度、光線的顏色和角度....。連聞風不動的殘荷,都凋零更甚,我只能惋惜一切來的太快,去得太匆匆,空留一去不返的遺憾。



台南關子嶺仙草埔望乾涸的白河水庫
Arches Watercolour paper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嘉義往白河的路上仍殘留著昨夜的露水,稻田在逆光之中搖曳生姿。三月的水田剛插秧,農人清早就起來除草施肥。

我在白河水田邊的一間便利店早餐,露天咖啡座遠遠眺望關仔嶺後方的大棟山,前方的枕頭山在晨霧中忽隱忽現,我依悉在格友所分享的照片上見過他的身影。

往關仔嶺的路上有個西拉亞風景區管理處,位置就在白河水庫大霸前。開車在霸頂繞了一圈,水庫已一滴水都沒了,遠方幾台怪手和卡車正在清運淤泥,霸底長滿了田根子草,想像那滿水時山光水色的日子,這裡曾如世外桃園般的優美。

管理處種著各式植物,樹木碩壯而完美,令人驚豔。其中暗綠色葉子上開著紫紅大花的灌木最為稀奇,此花第一次見,彷彿此地特有。一位替代役男出來問我有沒有需要協助,我問他何處有較遼闊的風景,他說位在枕頭山下的火山碧雲寺景觀最好,可遠眺白河鎮。

我尋著路上到山頂,風景雖遼闊,但缺少能說明此地之物,不如上山前火山大仙寺旁,一路俯瞰山腳下仙草埔聚落和白河水庫。並非喜歡畫大景,只是老遠跑來,畫一棵樹或是一間廟,乃隨處可見之物,不一定非來此不可。

我本想找一處平原,眼前一望無際的油菜花,遠方有白河關仔嶺的枕頭山和大棟山為背景。但在鄉間繞了許久,卻見不著這麼完美的地點。只好尋著路來到西拉雅風景管理處。

最後我又回到火山大仙寺旁山坡,那兒有處荒廢的龍眼園,陡峭小路上,望見乾涸的白河水庫,也看出山勢隆起的樣貌。

回家我在Google上再次確認我所想像的那個位子,大約是在白河國中和三間厝之間,我曾在那間便利店前短暫停留觀察,但當時遠山的霧太大,壓根看不見遠山,才因此一直往白河水庫方向深入。

2018年2月26日

人體速寫



人體速寫
博士水彩紙 8K 
20min


圖畫紙 8K 10min


圖畫紙 8K 3min


圖畫紙 8K 5min


圖畫紙 8K 5min 


圖畫紙 8K 10min

2018年2月25日

水彩速記


Daily Sketches
嘉義北門車站
Moleskine Watercolour Album 14 x 9 cm

過年初二去嘉義北門車站附近的檜意生活村,太陽很好,人也很多,北門車站見證了阿里山小火車伐木的年代。綠蔭中,鮮紅的火車頭和車廂,充滿浪漫與懷舊。年少時,曾塔著它上經奮起湖抵達阿里山,在旅館住了一夜後,趕上祝山看日出的情景。


Daily Sketches
後壁小南海風景區
Moleskine Watercolour Album 14 x 9 cm

下午去台南後壁小南海風景區,此時秧苗長約二十公分,空氣中濕氣很重,遠山隱沒在白色霧氣之後,園區有一株泛紅的烏臼樹,斜倚著池畔,如火焰般的一頭紅髮垂入池中,可謂一紅點萬綠。桃樹和梅樹硬挺著枝椏,在黝黑細枝上逬出粉紅和白色花朵,池邊的殘荷,一枝枝枯槁的荷柄,筆直插在水中,一上一下,倒影和荷柄連成一長條垂直線。

這裡的一切都透露著如江南三月的氣息,只缺少油菜花田、小拱橋、馬頭牆、黑瓦和泛舟之人。


Daily Sketches
後壁小南海風景區
Moleskine Watercolour Album 14 x 9 cm


Daily Sketches
嘉義射日塔遠眺蘭潭方向
Moleskine Watercolour Album 28 x 9 cm

回程去了嘉義公園射日塔,日式建築前一株楓香高聳入雲,其旁側一排大王椰子亦各個高大神武。大樹令人仰慕,人不知樹所經歷的年代,人生如朝露,人的壽命和樹比起來太短暫了,但和朝露相比,人的一生又顯得長了太多。

2018年2月21日

寫生雜記


海邊的咖啡廳
寶虹水彩紙 300g 54 x 38 cm 中粗紋 4K
水彩寫生

這兒本來是遊客休憩區,我想躲在屋簷下寫生,但來此才發現如今已成了咖啡廳。

雨天生意並不好,一個人都沒有,年輕的先生抱著小孩,坐在咖啡座,見我走來,他滿臉笑容,太太在吧台裡忙著整理東西,我已從7-11帶了一杯咖啡在身上,就打消上門光顧的念頭。

那個雨天的下午,一直沒有客人上門光顧。我畫完想去點杯咖啡,幫助年輕人,但四點已過,先前又已喝了一杯,恐怕晚上睡不著,心中躊躇著,最後在猶豫之中離開。

有時覺得自己有些小同情心,這種同情在情感面來看是憐憫,在理智面來看不過是婦人之仁。年輕夫婦的經濟問題不是消費幾杯咖啡就能解決的民生問題,那是選擇的問題。假象鼓勵,只會讓別人陷得更深,卻不能讓對方看清眼前的事實。



嘉義蘭潭姐妹亭
山度士水彩紙 300g 54 x 37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老婆家兩個妹妹嫁到南部,為了體恤女婿及外孫往返舟車勞頓,這兩年都改到南部過年,之前我因照顧家人無法南下,今年吃完年夜飯後,趁著高速公路一路順暢,晚上七點出發,十點半就開到嘉義。

隔天一早獨自開車去蘭潭寫生,早上的光線很好,想畫嘉義大學前開闊湖景,但不知為何,水平大景已令我生厭,想在透視上有些不一樣,但又不想放棄水平構圖的靜謐感。

「蘭潭泛月」為嘉義八景之一,姐妹亭是潭邊土坡上下兩座中式涼亭,其屋頂特別高聳,紅瓦紅柱,倒映在碧綠潭水中,非常醒目。

下午去台南後壁小南海風景區,此時秧苗長約二十公分,空氣中濕氣很重,遠山隱沒在白色霧氣之後,園區有一株泛紅的烏臼樹,斜倚著池畔,如火焰般的一頭紅髮垂入池中,可謂一紅點萬綠。桃樹和梅樹硬挺著枝椏,在黝黑細枝上逬出粉紅和白色花朵,池邊的殘荷,一枝枝枯槁的荷柄,筆直插在水中,一上一下,倒影和荷柄連成一長條垂直線。

這裡的一切都透露著如江南三月的氣息,只缺少油菜花田、小拱橋、馬頭牆、黑瓦和泛舟之人。

回程去了嘉義公園射日塔,日式建築前一株楓香高聳入雲,其旁側一排大王椰子亦各個高大神武。大樹令人仰慕,人不知樹所經歷的年代,人的壽命和樹比起來太短暫了,但和朝露相比,人的一生又顯得長了太多。



台大校園小徑
寶虹水彩紙 300g 38 x 27 cm 中粗紋 8K
水彩寫生

小年夜,台大學生多半已離校,校園中剩下散步和逛校區的遊客。

長長小路,迎著一點鐘方向的斜陽,楓香落了一地的葉,赤裸的黑色枝椏在空中交纏著。

這繁雜的主題,我並不擅長,但視覺產生的情緒,又不停催促理智找尋情緒被干擾的原因,我勉強的在草稿中找尋畫面中的秩序。

在垂直構圖畫面中,我赫然發現水平構圖的秩序。也許是這種秩序在潛意識中吸引著我的注意。

繪畫風格決定主題,每種風格都有所偏好的主題,換了不同主題,就難以顯達,於是畫家跳不出風格的窠臼,就難以改變喜好的主題。



寶藏巖遠眺新店
Arches Watercolour paper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過年前洗車,價錢已漲至250元。在美術社買了黑羊毛刷,用來取代之前買的Lineo貂毛筆,在網路上讀到國外的黑羊毛刷既吸水又有彈性,是拿來作畫的水彩刷。

之前買過達文西白羊毛刷,太軟了,不適合作畫,只能舖水和舖底色。後來買了Lineo 1"貂毛平筆,卻不吸水,太乾容易分岔,只好拿來蘸墨塗水用。之後只好買了狼豪排筆,硬度剛好,可作畫也可舖色,四開寫生幾乎主要都以一吋和兩吋狼豪筆來畫,收尾再換貂毛圓筆。

畫水彩我喜歡筆觸感,全部用平筆作畫,是我想嚐試的方法,但狼豪筆最小只到一吋,細節處理只好用圓筆或較硬的Lineo平筆來畫。

買了筆之後到對岸寶藏巖試筆,這裡是寶藏巖最高點,可遠眺新店環快和烏來山景,因為已經四點一刻,擔心這園區會關門,所以直接用顏料蘸在羊毛筆上平塗畫紙,再蘸水在紙上化開,省略調色的步驟,色彩較飽合。

這景前景明暗變化複雜,透明色畫到近景時,明度就下不去了,除非一開始遠山很淡的薄塗,但遠山和天空都是我想描寫的部份,墨色重一點才能畫出彩度,近景壓不下去只有利用半透明色和帶白的粉色來提色,暗部以線代面在深處點濃墨取代整體暗部舖色。

試了達文西半吋羊毛平筆,吸墨吸水均理想,平塗效果也很好,因不夠熟悉,外加今天使用Arches紙,顆粒較寶虹粗,乾了之後顏色也較灰,只能下次再試寶虹紙看看效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