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0日

廣興濕地黃昏


廣興濕地黃昏
寶虹水彩紙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畫友們終於齊聚一堂,萱萱上次寫生是三個月前, Russell 帶了即將回美國的小兒子一起來寫生,大家好開心,他兒子五官深邃,是今天最佳的模特兒人選。

之前來過位在屈尺的「優聖美地庭園咖啡」,一年前這裡是峇里島休閒風格,因颱風吹壞了,之後重建改為為歐式庭園婚宴風格,採白牆天窗挑高造型,場內擺放的庭園桌椅花飾、燈飾及擺設都非常考究,令人賞心悅目。

外面天氣很熱,我們在室內畫人物速寫。 主要讓凌哥為萱萱和Brandon 各畫一張肖像。

稍晚到山下屈尺的福德宮寫生,太陽已不曬,但屋頂烤了一整天,我們站在上面寫生十分炎熱,大家汗水直流,立秋之後天空光影變化快速,愈畫天愈黑。最後在六點鐘結束今日寫生。

晚上我們駕車在遠企為Russell 提前慶生,雖還有一個月,但因接下來有兩位畫友出國所以寫生暫停。

五味每年都為壽星慶生。遠企義大利餐廳特別為Russell 送上手作蛋糕,並為我們現場手作提拉米蘇,一邊看服務人員手作,還要一邊猜迷,他為我們解說提拉米蘇的由來和故事。賓主盡歡的渡過一個愉快寫生日。
















2017年8月6日

池上寫生Day3



台東池上田園
寶虹水彩紙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高溫持續,池上的天氣只剩一片無雲藍天。並沒有設下今早起床鬧鐘,昨夜通知民宿管家早上 8:00用餐,一覺醒來已近9:00。第二天通常已不認床,晚間還要開夜車回台北,我讓自己今天完全不要有預劃的行程,恣意的遊蕩一整天。

下樓用餐後收拾行李離開,回到昨日未騎完的下新興村自行車道,有顆欖仁樹在車道旁田埂上,長條凳依靠著樹身,供農間休息,樹蔭深且藍,看來很涼爽,我順著坡道下去,把車停靠樹旁,靠著大樹坐在樹上乘涼欣賞風景。

前方不遠處有株茄苳樹,樹冠圓圓的;樹身細細的,像隻綠色棒棒糖插在田間,遠處地平線上有幾株不規則穿插的檳榔樹。

我覺得眼前這景非常有畫味,但正中午物體彩度低不好表現,幸好光線角度和色溫卻持續較久,變化不大,有大樹庇蔭,此時剛好練習畫太陽下物體顏色的好時機。

田埂上蜿蜒小路指著前方造形有趣的茄苳樹,大樹、田埂、樹下深色影子和白鷺鷥是我想述說的故事。

雖然這樣的景色在池上再稀疏平常不過,但凝視著這片起伏的綠色,對我這城市鄉巴老來說卻再幸福也不過。



花蓮火車站日落時分
Conifer 原感系空白筆記本 15 x 21cm

寫生完畢,天氣仍十分炎熱,想去一間名為池上走走的小咖啡廳,但離開店時間還有半個多小時,只好順著中山路晃到火車站,剛好有班1點51分往花蓮的自強號,心想到花蓮再說吧,反正池上天氣熱,原訂5點24的火車,這段時間內也不可能再頂著日曬畫第二張畫了。就在售票口把票改了。

下午四點多到花蓮後,先在國聯三路一家麵攤解決了中餐,出來旅行寫生,我的作息很不正常,但似乎這麼多年來,也習慣吃飯不定時。

餐畢往前有間7-11,躲進去喝了杯咖啡,之後回到火車站前冰淇淋店窩到5點 5 0才趕搭6點08分往蘇澳新站的莒光號。

此時月台後方太陽正落山,天空橘紅色彤雲,把前方山脈襯得更深更藍,一列停駛的天藍色復興號停在月台上,在山的陰影下,帶著淡藍紫色冷光,大自然然統一了整個畫面色調,藍、紫和橘成了眼前顏色最佳的組合。

草草勾了線條後跳進車廂以水筆上色,一邊上色時,列車就緩緩開動了。



花蓮新城站外立霧溪太魯閣
Conifer 原感系空白筆記本 15 x 21cm

火車過了新城站,窗外太魯閣的山水好壯麗, 立霧溪除颱風天之外,平日只見石礫溪床,潺潺細流之於枯竭溪床上,各自奔流後匯聚於海口,納入大海。

火車過鐵橋,車邊開我邊畫,來不及上色就在畫面寫下所看到的顏色,待日後補上顏色。

出了隧到往和平前站之間,見海邊白浪拍打著沙灘,一輪明月由海面升起,如同電影海上鋼琴師電影場景,天空是洋紅色帶著土耳其藍,海水是群青近乎藍紫,想起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的詩句,也體驗了花蓮漢學家駱香林詩中對花蓮月出東海所描寫的情境

明月出東海,如鏡亦如盤。
銀河與星斗,闇闇霄漢間。
秋燈隔戶牖,風樹若奔湍。
浮雲寖已散,遙夜倏將闌。
候蟲衰竹裏,吟聲一何酸。
人情向溫暖,嗟爾耐荒寒







2017年8月5日

池上寫生Day2


台東池上下新興田園風情
寶虹水彩紙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昨夜早睡,睡足了六小時就醒了,畢竟第一天到池上還有點認床,天明前窗外鳥叫聲熱烈且聒噪,才知道原來這一夜牠們都在等待天明。早起的鳥兒真有其事,不禁也好奇蟲兒是不是該晚點起床好和鳥兒錯開。

大自然有其規律,池上沒有夜生活,如果沒事大家都早睡,天亮早點下田,以便錯開酷暑的煎熬,民宿窗外是中央山脈所以沒有魚肚白,但山後天空由紅轉黃最後成為白晝這一幕在我眼下看得實在清楚。

五點半出門往下新興村,那兒有金城武樹和伯朗大道,早起的不只鳥兒,還有農民。剛插秧的水田十天內雜草就長了出來,這是除草最佳時機,等秧苗長高就難除了,雜草混在稻中長大,比稻子長得還高一吋,樣子很像但莖上會有白毛。不用農藥除草,就要趁早抜草,對種田人來說,田裡草長了沒抜在其他農民眼中是懶惰的表徵,表示這家人種田並不努力。

有種觀光客是積極的,他們趁沒人時來和金城武樹合照,如此可獨享金城武樹。

田園上其實不少孤樹,金城武樹是茄苳樹,另有欖仁樹和樟樹都是田埂上常見的樹,為了庇蔭農民而種。

畫了田中一顆樟樹和一旁的小樹,有種世代交替的味道,也許有天大樹被風吹倒時,小樹已長成大樹,可獨當一面繼續完成庇蔭的職責。


台東池上大坡福德宮
寶虹水彩紙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畫完樟樹後回到民宿吃早餐洗澡休息,在這樣的情況下開始一天是都市生活所未有,覺得整個人有種煥然一新的感覺。

中午氣溫很高,但在民宿之中無所是事,待不下去只好又拿了畫具出門,十多年前去花蓮的六十石山住過一晚,隔天開車進池上,見一土地宮廟佇於田中,其後方青山萬傾,正值此時,一列火車在地平線上迤邐而過,煞是好看。

我尋著當年印象來到原地,此時已將嫌棄的Obike換成租來的變速單車,乘著風來到台九線上視野最佳的位子。

晴朗炎熱的天空,柏油路烤得發燙,異想天開站在唯一路牌立杆影子下寫生。大約只有站上去當時可遮一點太陽,10分鐘後影子的位子就變了。

看著如鏡子般反光的白紙,眼前一片昏花,但那山上的雲真得太美了,我拚著待會眼瞎看不見東西也要畫。



台東池上大坡福德宮
Conifer 原感系空白筆記本 15 x 21cm

畫完躲進一旁的9號咖啡館,眼睛很乾澀但仍看得見,點了一份鬆餅和一杯咖啡,單價不便宜,但份量很大。這裡也可以看見福德宮廟,但視角不同,少了大山和鐵路,只感受到那是間田野上的鄉廟,邊喝咖啡躲太陽邊速寫,直到來了一群客人,我沒法安靜在此寫下旅行心情為止。




台東池上卑南溪谷日落
寶虹水彩紙 300g 54 x 38 cm 粗紋 4K
水彩寫生

順著大坡湖自行車道來到海岸山脈下,這是縱谷另一端,剛好望向中央山脈大山間峽谷,谷中重巒疊嶂,逆光之下,層層分明。農田上立著電塔,照顧著田間收訊,水田才剛收成,來不及休耕馬上又翻土插秧,這一季稻長得辛苦,不僅時間有限,還要耐得了颱風和乾旱,大太陽下水溫很高,稻米根部很快就受傷了,只有勤於放水來控制水溫,如連日不下雨,水不夠用時,要分區限水,農民又要為此大傷和氣。靠水源頭的田沒有這問題,靠下方的田就成了旱田。看天吃飯莫過於此,這是都市人吃飯之時無法理解的,所謂粒粒皆辛苦,在這麼美的山下,人們己對老天的考驗習以為常,逆來順受。

眼前左山高右山矮,左山為本古山1563M,右山為大埔山838M,一位務農的中年人對我說,這個角度可看到峽谷深處有如人臉仰面朝天,是最大特色。

我總覺得大山有情,中午時還嚴峻的頂著綻開的白雲,下午雲化作薄紗為大山遮擋太陽,山變得朦朧而多情,連山腳下的村落都一併罩上了白色暮靄。


  
















2017年8月4日

池上寫生Day1


花蓮玉里火車站外
Conifer 原感系空白筆記本 15 x 21cm

花蓮下午3點24分自強號開往玉里435號班次,抵達時間為4點33分,我先至月台外查看玉里往成功的班車, 確定下次可搭公車往台東三仙台或烏石鼻。最後一班往成功的鼎東客運8181號是5點10分發車,出火車站左前方即有站牌,剛好可以和我今日所搭的火車銜接。終於弄清楚公車往花東海岸最快的方式,心中非常的開心。

接著在櫃台預買了明日池上返回花蓮自強號435班次車票,預計5:24分池上發車7:11到花蓮。

玉里車站外正對著光復路,後方海岸山脈有條玉長隧道位於400米高,由火車站到隧道13公里,大約上升260米,實際爬坡約10公里,算是非常簡單的爬坡,騎自行車往海線也不算太難。

玉里往池上只有30公里,但兩地分屬不同縣,花蓮客運最遠只達富里,而池上只有8161號,50分鐘一班車由池上往富里,火車是唯一跨兩縣市的交通公具,區間車約一小時才一班。

我上了火車才發現整班車只有我和另一個小朋友,因為是玉里發車,所以人特別少,區間車行駛於玉里和台東之間,到池上之前有三個小站,車至富里開始下雨,雨勢不小,但只短短下了數10分鐘,到了池上雨就停了。

池上車站經過重新設計改造,以榖倉造型為主,玻璃金屬打造,坡道取代階梯,木造山牆桁樑垂木及防震鋼骨結構,室內有許多繪畫及書法作品陳列,令人驚豔,很難相信這是個車站,有如地方藝文中心般。

出了車站打電話給民宿老闆,告知吃完飯才能過去,民宿距火車站3.5公里,靠近伯朗大道和金城武樹,出火車站外左手邊就自行車店,租車一天100元,想待會再來租,這樣回程也可來此還車後再搭火車。

這個決定影響了接下來的行程,也讓我吃了不少苦頭。

火車站直走100公尺就有便利店,一旁是池上火車故事館也是池上知名的悟饕便當店,來此遊客無不嚐試池上便當口味,我排隊買了一個悟饕便當。一旁和騎自行車遊花東旅客擠在大桌上扒飯。

我想起十多年前來池上吃便當的滋味,只能用口齒留香形容,但今天的便當就和家門口悟饕的口味沒有兩樣,並不覺得不同。也許池上便當連瑣後,用的米也不一定真是池上米。

後來和當地人聊天,他們說池上米有限,所以不太吃得到真正的池上米,池上米很多都是小農在網站上直銷。花東米種眾多,池上有池上米和壽司米,玉里有富麗米,富里有御皇米,關山也有關山米。所以大部份都是用套的,要吃純池上米還不太容易呢。

飯後在餐廳外看見兩台Obike 好開心,我加入一個月Obike會員,後天到期,付了一百多元只在台北騎過一次,今天總算派上了用場。

租了其中一台Obike,帶著滿心愧疚,想像兩台車可能原本是兩位同騎來用餐的人,如今我騎走一台,他們出來後可能有一人要走路了。

用GPS定位民宿,騎著超重的Obike沿台九線往關山方向全是上坡路,踩得滿身大汗。天黑後騎進田間,越騎越荒涼,看著大山後最後一絲彤雲,如燒盡的燈芯,啪的一聲熄滅了,大地瞬間一片漆黑,車燈也自動亮了起來。

終於騎到定位所在,眼前一堆雜草和樹木。這下慌了,今年五月在日月潭找民宿時也發生過一次,Booking 轉 Google Map很不靠譜,因為是以地址轉過去的,往往鄉下的地址很不清楚,有時連路名都沒有,Google就會找個最大的域名來代替,當時還好是在大馬路上,這次卻在樹林中。

重新在Google輸入Booking民宿地址,又把我帶回了市區,騎著超難騎的Obike,整個人快虛脫了,唯一安慰是已先吃飽,就當在運動吧,反正Obike 上app還顯示著已消耗幾百大卡,真是諷刺啊。

地址是池上新興村新興 97號,Google找不到97號就標了新興村的中心點,但這次Google 意外的找到97號了,把我帶到池上的興新路97號,就這樣鬼圢牆轉啊轉的轉了一小時,最後只好打電話問地址,可是地址本來就沒有錯啊,Google找不到又怎麼辦呢?最後民宿老闆叫我在附近的 7 -11她請人出來接我。

和接我的人碰頭,他是民宿老闆的老公,在7-11附近開輪胎行,這裡離民宿還有一公里,他要用轎車載我過去,晚點再幫我載車,我想明日騎Obike去火車站租有變速的自行車,為了一早寫生有交通公具,我怕停7-11會被下個人借走,如不鎖車OBike還在計費,不知何時才會幫我送過來,不想這麼勞動別人,就請他報了路後我又騎著難騎的Obike 上路。

八點到了民宿,是間剛開幕的民宿,設備和裝潢都很新,一樓有間餐廳,供應住宿者餐飲,老闆請我喝紅茶降溫,又端來沙拉和水果,非常熱情款待,室內冷氣很涼,有種回到家的感覺,一邊吹冷氣一邊記錄一路的心情,待全身都涼下來才回房洗澡休息。